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昨晚吃饭的时候妈妈说外婆那出了一点事,我第一反应就是钱被偷了。果然被我猜中。本来嘛,外婆那是旅店,人多手杂,这种事很容易就能想到,不过不是外婆的钱被偷,而是住客的。还好犯人找到了,钱也追回来了,本来解决了就完了,可偏偏外婆就被一群人气到血压飙升。

那天一个住客小林刚打完货,上来休息,腰上缠了刚从银行取的一万多块钱。坐着的时候觉得磕着不舒服就解下来放在身边。后来外婆在搬一个东西让他帮下手,他就搭了个手回来就发现钱不见了。翻箱倒柜连垃圾桶都找过了还是没找到。在他帮忙的期间有个才去住过两次的男人说肚子饿了出去吃东西,大家后来觉得可疑,小林就下去找他。找到的时候那人的确是在吃东西,幸好找到了。上去之后他身上掏出有一万三千多,他说是自己的。小林虽说看到有银行的章,可也不敢确定说那是他的钱。外婆诈了诈那个人也没用,他偏说是自己的。外婆就只有打了110。这下好戏就开场了,众生丑态,荒唐尽显。

首先是惊动了110,派出所的不高兴了。说外婆不该找110,以前发放过一个册子,上面有说万一有事件发生就先找派出所解决。这才怪了,没有谁规定我只能找派出所吧,老百姓有权利选择找谁帮忙解决问题。别说你派出所面子挂不挂得住,案子破了有没有奖金了,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们只要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就行了。你没权力指责我。(后来那个人在派出所经受不住良心的谴责或者是无法想象下场的可怕就给招了。)

这还只是其一,算不得什么,就是被小抱怨了几句,可以理解。其他的就是不可思议了。那一带外地生意人特别多,所以像外婆这样在家做旅店生意的人家很多。这“行独”的恶风不形即成。那些同行知道外婆这里出了这事之后,N多人携手起来同仇敌忾了,汗笑。一起闹到派出所开会讨论说要研究,我看就是声讨吧,明摆着要拆外婆台子。说,出这种事了哪还能让做下去啊(搞笑的是说这话的是外婆家正楼下的被偷过手机的一家,撂爪儿就忘的本事真厉害啊。我说那银行被抢之后就不营业啦?!妈妈说当时外婆家的住户就是这么帮外婆说的),又有的说高婆婆您都有劳保有退休金还需要还做这个干什么啊(我爸听了立刻说怎么,那些人没劳保没退休金?!妈妈说当时外婆也是这么反驳的,呵呵),最有讽刺效果的是,外婆为了表示生活并不富裕提到想节省点不订报纸了的时候,某家不知道哪门哪栋钻出来的突然特殷勤地说我帮忙订了,别做了别做了,还一边掏钱,尼加拉瓜瀑布汗啊...啊啊还有一线的,不知道是楼上那家还是楼下的哪一家,说您屋里外孙女不是在税务局工作吗...|||(且不说就算是家里有人在税务局了那也是我姐外婆她外孙女不知道拐了几个弯了,喜剧的是后来有人问她咋知道的,竟说是两年前上楼梯的时候听到别人提到的|||||||无尽的线||||||想请教吃什么补品啊这么好记性...电视台快追踪访问啊!!反响绝对超过脑白金!!!)还有人更说不让外婆做,就算给亲戚做也不行,这什么野蛮道理。那些人跟派出所挫什么外婆那么大年纪还给住客做饭,我说笑话,谁家婆婆快80了还能每天6楼跑上跑下多少趟的,买菜做饭做家务洗衣服洗被子,没叫YOU们膜拜都算客气的了。七嘴八舌聒噪不堪,派出所只有说让外婆不要做了,不然就去掀东西,这不明摆着吓唬人搪塞他们的吗?再说了你掀谁怕啊,没哪条那款规定你可以掀嘛。没想到竟然还有人真伸长了脖子盼着呐,还兴冲冲地去问别人不说要掀的吗,掀了没啊?我喷。

瞧瞧,就是这样一些人。街里街坊的,打的都是这种算盘。本来小林是因为给外婆帮忙钱给丢了,外婆已经觉得满内疚的了。这能让外婆不寒心吗...欺负她一个老人家丈夫不在了女儿出嫁了不在身边。切,他们说外婆家有人那还真是有人,他们要真能掀了东西,咱家也还真有人能让再摆回去,要不要做到那个份就看他们还要不要再不要脸了。那两天把外婆的血压都气得升高了,低压90多,高压第一天量的190多,第二天量的200多。要知道正常血压是低压60~90,高压90~140啊!

爸爸说自食其力劳动致富倒成了众矢之的了。外婆就是劳碌命,一刻也闲不下来。让她老人家什么都不做了去享清福那还真不习惯。过年女儿接老人到家里过年,还是忙里忙外,煨汤卤菜腌鱼腌肉一人包了,说他们太忙给他们帮忙做事。我去外婆家玩,说有什么事可以让我给您做的我帮着做,外婆从来都是说不用你做,你坐。有时候都拿过菜来摘了外婆还要夺过去,说不用你做啦...

因为担心外婆的血压,打算这两天去看看她。今天正好出去办事就直接去了外婆家。去了之后,还是跟往常一样在厨房里找到外婆。她又在张罗着给住客们做晚餐,还有一个长期住这儿的住客阿姨给她帮忙。(外婆招呼周到,有些住客住了好多年了,今天吃饭的时候还说把这里当家了)外婆耳朵不好,说话太快就听不清楚,今天跟外婆说话的时候外婆没听清,又眯起眼睛抱歉地呵呵笑着说外婆耳朵不听见。看着外婆这清雅的笑容,我心里一阵阵泛酸。经受了如此之多的诟病跟离隙,外婆还是保有最淳朴的心境...笑得那么不经意,笑得那么真心,那么内心...现在缓了两天,血压也稍微平稳些了。出事那两天外婆也没跟几个女儿说,会开完了才给打电话。问到血压,还一个劲说没事没事...我说咋不叫我们家去,晚上九点也没关系,外婆说我爸身体不好不要累到他。外婆在做菜的当头硬是要给我煮几个荷包蛋吃。我连说不用我才吃过,可她老人家已经往冰箱那边走去了。一边拿一边说,吃四个啊!我连忙拦住说吃不了那么多啦~两个就够啦!外婆可能也是觉得多了点^^;说那就三个,我又说人体营养结构每天只需要两个,多吃是浪费啊...外婆已经啪地关了冰箱,说三个三个,又急冲冲迈向厨房。站在外婆身后,看着她敲蛋,撒糖,又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勺子好象是胡椒盒子里的,我眼睛湿了又湿,跟外婆说着话,硬是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三个荷包蛋我囫囵吞枣地吃完了,但外婆的味道我会一辈子记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11.21 / 自說自話。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eitasuki.blog19.fc2.com/tb.php/184-f18bce5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