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回学校办了离校手续,只可惜全班碰不到一块,只能三五成群地照了学士服的照。

我去得晚,和401的家伙们加一姑爷的合影。乍一看也看不出我穿的私服吧,呵呵。
(这件衣服很显胖...虽然我是个肥子...但是大家...我身上真的么有看起来这么胖滴...泪)


和雪~


俺也穿上学士服滴~


---------3了一些两人的合照和我的傻照,人均暴光一次(;^^A----------

还拍了下学校~不过没到处跑,就拍了图书馆和附近的教学楼。

图书馆。




黄昏时候特好看。


这是教学楼。




教学楼的顶就像秦始皇的头冠~这个设计我很喜欢。远处中间那两道弯拱是正在建设中的体育馆,MS要建成武汉最大?


还在图书馆前的英才广场上打转时,恒恒突然喊我说有彩虹。有生以来这是我第二次亲眼看见彩虹挂在天上,紧抓拍了下来。出现的时间很短暂,几分钟以后就开始褪色了呢。所以说我们都挺幸运的^^




南区宿舍,跟北区的隔湖相望。大一的时候住这里。


学校草丛中随处可见的不知名的野花,是雏菊吗?对植物没有啥研究,但觉得挺好看,朴素淡雅的。


走回到北区的时候,发现湖里的荷花有的已经开了~可以闻到淡淡的香~


大二开始住的寝室楼,样子挺普通。不过其实它是四合院形式的,中间是天井,通风非常好,光线也足。


从我们403的窗子望出去的风景。左边一点就是湖,可以看见前面的南区宿舍。


流水帐式把图发了一部分,实在是么时间啊...orz
以后还得找个机会去学校,因为咱们401和小三人没有到齐,迟早还得再一起照相^^而且俺还要去回去找陆老师的~

啊~还有还有
617那天通宵给狗庆生的蛋糕。发誓以后再也不去皇X订蛋糕了,跟精致完全挨不上边!!虽然以前在罗X打工的时候有阴影,但至少人家看相说得过去!!!

这是咱们把上面的水果全给吃了,铺的彩虹糖和其他小糖果。皇X的人偏说六寸写不下字= =咱们自己动手~主要由小若姐和lala执行的^^


希望明年还能一起为狗庆生,不~是每年^^

狗永远快乐!

以上~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眼睛睁不开了...每天都精神不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06.29 / "風"言"風"語。 /
ほんとうは、chachaは
佳的眼2006流在了启程的车上,对每一个人关心她的人说着谢谢与不舍。
って言ってたけど…

*このエントリは、BlogPet(ブログペット)の「kazuちゃん」が書きました。
当たりは、kazuちゃんたちが、kazuちゃんたちが、加で加油と広い果真を希望しなかった
だよ♪


*このエントリは、BlogPet(ブログペット)の「kazuちゃん」が書きました。
呵呵,看到了zuzu催促我更新,谢谢zuzu惦记着狗狗^^

亲爱的狗,23岁生日快乐!倒数了这么多天,这一天总算是真的来了~狗说自己要做「兄さん」了,是的哦,从今天起狗狗是23,我是22,5月又5日之后,我们再同岁~现在是大我一岁的哥哥~嘿嘿

纪念~


昨天晚上跑去订了蛋糕~原本想订草莓的,像狗手上捧的,可店里说现在没有草莓,所以就定了一个白白的干净的奶脂蛋糕。因为只有6寸,写字不方便,这样我们才好自己在上面加东西^^

今晚和咕噜瓜、lala、小若姐四个人通宵庆祝去,相信今天白天或者晚上狗狗也要出去喝酒的^^A团如果今天一起有工作那应该会是晚上吧~还会和谁?忍chan和克实?胜村san和mickey?还是小栗子?反正宝贝是要吃饱喝足的~笑

昨天上班的时候趁领导没在,把fifi作为答辩成功的奖励寄过来的狗狗贴纸贴上了月票~因为不想直接撕下来,所以包了一层透明塑料纸。不能挡住我的傻照,以防工作人员核对身份,所以贴在了反面,先用的左边一张^^

没有数码~直接从fifi那搬图^^


后来拿着卡看出了神,被同事姐姐揶揄了>///<说狗是我"心中的那个他",我差点就奔出去找本杂志给她们看橘庆太是谁了><对狗狗不是这么纯粹的情感呐~复杂复杂,笑

今天也是一个同事姐姐男朋友30岁生日耶~生日快乐~!祝全世界617生日的人都快乐~~~!!!

我倒床上去了~~上网上睡着,现在醒了来更新,再去横着睡><

下午~~~晚上~~~minna~~~我来了~~~期待见面~~~

二宫和也生日快乐!!

永远快乐!!
昨天提前半小时下班去武昌火车站给佳送行。佳要去广州工作,思量再三,她终于还是决定去了。

上周六咱们班吃“散伙饭”,CC发消息说得伤感了。可其实全班人吃吃喝喝推杯换盏好不快活。相互敬酒的时候,回顾着四年的点点滴滴,预祝着锦绣前程。离别近在咫尺,想着今后难得再有一聚,又或者再聚时心境已今非昔比,虽有淡淡离愁,可心里更多的还是怀者迎接新开始的一份雀跃。毕竟,这已经是全班第三次吃所谓的散伙饭了,笑。之前的两次是有着散伙之名却无散伙之实,大家有的在实习,有的在工作,有的干脆想清净呆在学校享受最后几个月的象牙塔时光,吃饭纯粹就是班上一些男生想一起搓一顿,再笑。毕业看起来还是很遥远的事,是嘻嘻哈哈的两顿饭。

到了这次真正的最后一餐,“聚散”二字已经没有了实感。相拥而泣黯然神伤怕是难得一见,确切来说也的确没看见。妮说实习那期间,全班都经常一个月两个月见一次,分别其实无形中早习惯了也体会不到,只是联系从未间断,于是分与不分也没了本质区别。

我们班基本都是武汉及其周边的的孩子(其实这是整个学校的缩影orz),工作也差不多都在武汉。不像别的学校,同学来自天南海北,祖国各地的大好青年们一起磨合生活习性。我们是各自说着自己的方言也不会产生交流障碍,范围往大里奔了也难跳出一个湖北省...所以觉得之间的距离是靠得近也离不开,好比一片水域,自己也是其中的一汪,彼此是相生相伴的。佳要离开武汉,感觉就是有一注特亲密的水分流了。原本理所当然的羁绊却突然面对起距离和隔断来。当初积极鼓励她出去闯闯的心境和离别赫然眼前时已截然不同。站在往火车站的车上,眼睛无意识地看着窗外的景色被甩到后面,脑海里却是曾经有佳在的情景在风驰电掣。军训时指挥我们唱军歌,大一的时候围在502一起为美术基础的作业抓耳挠腮勾勾画画,大二一起搬进403的时候佳的字典和球鞋神秘失踪,晚上在寝室自习时却又眉飞色舞地侃起动漫,听她轻轻地说着剑心、说着心中永远的杨威利,还有那一个明媚的午后,我一觉醒来,佳已悄悄地把水池里的绿色青苔刷得干干净净,白色的瓷砖闪闪发光……各个记忆蒙太奇式地串联连贯起来。

到火车站,却被打击地告知站台票必须凭火车票购买。而之前火车到站,佳已经检票进了站台了。很无力,手机没电了只能跑到外面找公用电话道别。明明就是只有楼上楼下的距离,可就是那一道关卡让我的饯行变成了“话别”。妮说我去送行肯定要哭,可见不到面反而哭得更厉害。倒是佳一直在电话里安慰我……说着还能再见面、还能常联系……佳的眼泪流在了启程的车上,对每一个人关心她的人说着谢谢与不舍。

回到家里,给手机充上电,开机收到佳临走换号前发的最后一条消息:“太~我会想你的”顿时又泪如泉涌……我知道佳很自立,即使是一个人去外地也一定能应付。但还是不免担心,毕竟距离这么远,毕竟是在广州那个比武汉复杂得多的城市。希望佳在那边能一切顺利、一切平安。

没有见上面的饯行,下一次的相聚从现在就开始期待。下次一定要6个人一起。

后记:

柳和想想来后进了站台和佳匆匆见了两分钟,来不及多说什么就发车了。不过总算是有人到了~想想有经验,送车就直接进,甭管什么站台票,有人拦就说上车再补票。我当时因为手机没电,到公用电话联系上他们后再去已经晚了。以后大家如果要送车,可以参照此法哦!希望所有要远行的人们一路顺风~~!!!
2006.06.16 / 自說自話。 /
きょうは北海が渡で工作したいです。
渡へ北海で能っぽい所有したの?


*このエントリは、BlogPet(ブログペット)の「kazuちゃん」が書きました。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